政府信息公開申請人只需提交初步證據證明符合“三需要”規定

案例:(2017)京0105行初250號

推薦理由:

本案系涉及高校公開高考考生成績、姓名等招錄考生信息的信息公開案件,具有一定的新穎性。該文書格式規范、結構清晰、要素齊全、用語凝練、布局合理、詳略得當,體現了法官對裁判文書撰寫的規范性和嚴謹性。文書的精彩之處在于對案件焦點問題歸納精準、分析得當。本案的審理涉及《政府信息公開條例》第十三條規定的政府信息公開“三需要”原則,即根據自身生產、生活、科研等特殊需要,可以申請獲取相關政府信息。該原則的審查標準和法院直接判令給予政府信息的條件問題。

案情簡介:

小胡是2008年度四川省高考考生,報考了北京某大學播音與主持藝術(英語節目主持方向)專業,且在專業考試中取得合格證書,但最終未被錄取。

小胡于2016年5月18日向北京某大學申請公開:1、北京某大學2008年播音與主持藝術(英語節目主持方向)錄取的43名考生(學生)的專業考試成績;2、北京某大學2008年播音與主持藝術(英語節目主持方向)錄取的43名考生(學生)的高考文化成績;3、北京某大學2008年播音與主持藝術(英語節目主持方向)調劑計劃(機動指標)錄取的3名考生(學生)的專業考試成績和高考文化成績。北京某大學答復小胡其申請公開信息的目的是為了解申請人2008年未被該校錄取的詳細原因,但申請的信息與該訴求并無關聯,且未被錄取的原因已多次告知。

小胡認為學校以其申請公開的信息與“詳細了解未被錄取的原因”之目的無關聯而拒絕公開錯誤,故訴請法院要求判令北京某大學依法公開申請的信息。

北京某大學辯稱認為該校答復合法依規,故請求法院駁回原告的訴訟請求。

裁判要旨:

根據《政府信息公開條例》第十三條的規定,公民、法人或者其他組織可以根據自身生產、生活、科研等特殊需要即通常所說的“三需要”原則,向負有政府信息公開義務的主體申請公開相關政府信息。但由于“三需要”的表述并非周延、確定的法律概念,因此無論在政府信息公開執法還是司法實踐中,對其理解和適用都存在相當大的復雜性。政府信息公開義務主體或將其作為申請人資格條件濫設門檻侵害申請人知情權,或為避免行政風險將這一條款束之高閣使之形同虛設;而法院在司法審查中也同樣存在著如何適用該規則的爭議。本案中,被告北京某大學即以原告小胡申請公開的信息與其申請原因和目的無關聯性,屬于與本人生產、生活、科研等特殊需要無關的信息,故而沒有滿足原告的公開申請。

法院經審理認為,上述規定,應理解為對申請人資格條件的限制。政府信息公開申請人只需提交初步的證據說明其申請的信息符合“三需要”規定,而被申請人則需提交充分證據證明其不予提供信息的理由成立。本案原告作為當年度高考考生的事實既已完成上述初步說明的義務,在被告不能充分舉證證明其不予提供信息的理由成立的情況,應判決撤銷被告作出的《告知書》。

相關文書經典判詞:

依據《政府信息公開條例》第十三條的規定,行政機關依法履行主動公開政府信息義務的同時,公民、法人或者其他組織可以根據自身生產、生活、科研等特殊需要,申請行政機關公開相關政府信息。此規定可以理解為系對公民、法人或者其他組織申請政府公開相關信息的條件限定,但申請人只需作出必要說明或在一定情形下出示初步證據予以證實該條件成立即可。本案原告系2008年報考被告播音與主持藝術(英語節目主持方向)的考生且參加了高考并取得了成績,該事實本身已可以建立起原告與向被告申請公開的信息之間的關聯性。而“了解不被錄取的原因”系原告對申請政府信息目的的表述,該目的是否能最終實現不屬于被告對原告的政府信息公開申請是否符合生產、生活、科研等特殊需要進行衡量判斷應考察的因素。現被告作出的認定顯然以原告主張的目的不能成立代替了原告與其申請信息的關聯性的判斷,不符合《政府信息公開條例》第十三條的規定,故本院不予支持。

對于一項政府信息公開申請能否獲得支持,信息能否公開需要通過對原告申請公開信息事項進行多因素的判斷和考察。如申請事項是否屬于政府信息、是否符合公開條件、是否涉及他人隱私等事項。被告在開展本次政府信息公開工作中均未對上述事項進行審查判斷,也未收集相關證據。該事項既涉及政府信息公開義務主體應行使的判斷權,同時本次訴訟中現有證據也不足以使得司法權對此事項作出判斷。因此對于原告要求法院直接判決其申請公開的信息尚不具備條件。

來源:朝陽法院網2019年4月5日發布內容

編輯:劉雪嬌 陽馨蘭

大乐透开奖