投保工傷保險不能免除用人單位的全部責任

案例:(2017)京0105民初5958號

推薦理由:

1.該案屬典型、疑難、復雜案件,在現行法律未明文規定對工傷保險基金報銷范圍外的醫療費、護理費如何處理的背景下,該判決是一次有益的探索和嘗試,對從司法層面加強重傷職工權益保護具有重要意義,對指導審判實踐、解決疑難問題、提高司法水平具有借鑒意義;

2.該判決符合裁判文書的制作規范和格式要求,全篇布局合理,層次分明,充分地運用了文義解釋、體系解釋、社會學解釋等方法,從立法目的、立法精神、請求權基礎等角度進行說理,法理闡釋清晰、繁簡得當、邏輯嚴密、說理充分、語言流暢,體現了較高的專業水準和理論功底。

案情簡介:

某電梯公司為其職工楊某繳納了醫療及工傷保險,并購買一款商業醫療保險。2007年7月13日,楊某因工受傷,2008年5月7日被認定構成工傷。2009年11月27日,楊某經鑒定己達到工傷職工工傷與職業病致殘等級標準一級,護理依賴程度為完全護理依賴。2009年12月23日,社保中心對楊某核準工傷待遇,傷殘津貼及護理費給付起始日期為2009年12月。商業保險及社會保險(醫療及工傷保險)報銷了楊某部分醫療費用、護理費。電梯公司在楊某的救治過程中,給予其700 607元的經濟援助。后楊某起訴要求電梯公司支付其保險未予報銷的醫療費用、護理費用并支付生活津貼合計220余萬元。

楊某曾就本案勞動爭議提請勞動仲裁,仲裁委裁決駁回楊某的全部仲裁請求。楊某不服,訴至法院,法院于2017年9月27日作出(2017)京0105民初5958號判決書,判決某電梯公司支付楊某:

1.2007年7月13日至2015年12月31日社會保險及商業保險未予報銷的醫療費用(含輔助器具費)共計110萬元;

2.2010年1月1日至2016年4月25日期間社會保險未予報銷的護理費用共計42萬元;

3.駁回楊某的其他訴訟請求。

某電梯公司不服,向北京市第三中級人民法院提起上訴,該院于2018年3月6日作出(2018)京03民終2903號判決書,維持原判。

裁判要旨:

工傷保險基金報銷范圍外的醫療費,應由用人單位負擔。理由:1、工傷保險制度的首要目的是及時救治、補償工傷職工,同時分散用人單位的工傷風險,但分散風險并不代表免除全部損害賠償責任。2、立法對勞動者在工傷保險外主張民事賠償的權利持肯定態度。3、先在程序上主張工傷保險責任,并未否定勞動者就其他損失向用人單位主張賠償的實體權利。4、法律對勞動者的保護力度不應小于對雇員的保護力度,否則有悖法律體系的內在邏輯,也有悖公平。

工傷保險基金報銷范圍外合理的護理費、輔助器具費應由用人單位負擔。與醫療費同理,職工因工傷事故生活不能自理,接受護理、使用呼吸機等輔助器具屬維持生命所需,是基本人權的體現。

用人單位無需負擔停工留薪期后的生活津貼。因為傷殘津貼是對因工致殘而退出工作崗位的收入損失的合理補償,該津貼隨國家相關標準(職工平均工資增長率、居民消費價格指數等因素)的變化而調整,已對因工致殘后的生活有所保障。

相關文書經典判詞:

工傷保險制度的首要目的在于及時救治、補償工傷職工。同時,通過社會化負擔方式分散用人單位的工傷風險亦為工傷保險制度的重要目的,但分散風險并不代表免除用人單位的全部損害賠償責任。立法對勞動者享有在工傷保險外主張民事賠償的權利持肯定態度。勞動者就工傷賠償在程序上應先主張工傷保險責任,并未否定勞動者在享受工傷保險待遇后享有就其他損失向用人單位主張賠償的實體權利。法律對勞動關系中勞動者的保護力度應大于對雇傭關系中雇員的保護力度,否則有悖法律體系的內在邏輯,也有悖公平。綜上所述,工傷保險基金報銷范圍外的醫療費,應由用人單位按無過錯原則負擔。同理,工傷職工生活不能自理,接受護理是其基本人身權利的體現,呼吸機、咳痰機等輔助器具屬維持生命所需,也與工傷事故存在相當的因果關系,故工傷保險基金報銷范圍外的合理的護理費、工傷輔助器具費亦應由用人單位負擔。但傷殘津貼是對因工致殘而退出工作崗位的工傷職工工資收入損失的合理補償,一級傷殘為本人工資的90%,該津貼隨國家相關標準(職工平均工資增長率、居民消費價格指數等因素)的變化而調整,已對工傷職工因工致殘后的生活有所保障,在工傷職工已按月從工傷保險基金領取傷殘津貼的情況下,其要求用人單位支付額外的生活津貼,于法無據。

                                    來源:朝陽法院網2019年3月5日發布內容

編輯:劉雪嬌 陽馨蘭

大乐透开奖